justice

讲道理的门槛 – 评川普诉讼案

讲道理的门槛-评川普诉讼案 文/Weihong 容/2024Apr21 美国法庭以川普前总统夸大抵押物价值获得巨额贷款(已还清,没有受害者)为由判罚约5亿美元罚款。请点击下方新闻链接。 新闻链接 有舆论认为,判罚如此高的罚款,目的是想阻止川普上诉。很多人觉得这件事情和自己无关,甚至有些人对此幸灾乐祸。其实这件事情涉及到司法公正,和我们每个人都有关系。 多年来在思想领域形成这样的思维定式:民主自由意识形态是真理,民态的政治制度透明,司法制度公正。现在川普遭遇司法不公是因为他是名人,是大人物。我是老百姓,我是小人物。和川普不同,我能享受到民态的司法公正。这种观点是错误的。 在同一个意识形态下,建立的是同一个制度。川普享受不到司法公正,老百姓也不可能享受到。而且剥夺老百姓说话的权利会更加容易。如果说阻止川普说话需要5亿美元门槛;那么,阻止普通老百姓说话,这个门槛的10万分之一(譬如说$5000-美元)都不需要。因为$5000-只是入场券。随后的费用会更高。法院的操纵也会使得当事者的诉讼费用不断增加。最终很多老百姓因为出不起钱而不得不放弃诉讼,吃哑巴亏。所以,在这种制度下,比的是谁更有操纵的能力,或利用权力操纵,或利用金钱操纵,或利用规则漏洞和预留的可操作空间操纵……如果你放弃,权贵们就会反过来指责你:你看,我给了你言论自由,我给了你司法公正,是你自己自愿放弃的。甚至更进一步。你以为放弃上诉事情就完了吗?太天真。因为你上诉,占用了资源,对你增加罚款。看你以后还敢上诉。因为可操作的空间太大,这些操作太容易了,一切皆有可能。就看法官想不想操作,想为谁操作。法律被玩弄于鼓掌之中。这就是许多人自青少年时期起就信仰的,多年来梦寐以求的民主自由制度的生态环境。 律师会帮你说话吗?又天真了。律师有行规,你敢伸冤?不听话随时拿捏你(川普案中就有很多律师被整治)。因为有巨大的操作空间,这些都易如反掌。 作为对比,诈骗金额600亿美元庞氏骗局,保释金只有一千万。可见法官的操作空间有多大。 皇态(譬如说党天下 ) 是通过控制党票(对不听话的人威胁开除党籍)来操纵社会的; 而民态则是通过 控制执照 (包括律师,教职,工作岗位……) 来操纵的…皇态有几千年传统了; 民态也有几百 年传统。运作已经很成熟。权贵们总有一种办法可以控制那些不听话的挑战者。这些都说明西方司法制度是有缺陷的。而且这些问题依靠现在的制度是解决不了的(问题就产生于这个制度)。而一个社会如果没有 公正的司法制度,最后很容易发展成暴力,社会动乱,甚至战争。 川普事件可以归纳到这样一个焦点: 讲道理需不需要资格,要不要设置门槛? 如果需要,应该设置多高的门槛才是合理的? 显然,设置过高的门槛,实际结果就是不让人讲道理。这是事实上的言论不自由。给权贵预留巨大的操作空间。这显然不是一个公平的社会。 在建设公平社会方面,民态比皇态强,这是事实。但盲目崇拜,宣传民态,甚至拔高到普世价值的高度,则没有必要。民态有言论自由?有司法公正? 这仅是多年来宣传的假象。很多事实证明,民态有很多缺陷, 有许多需要改革的地方。连川普的言论自由,司法公正都无法得到保证,普通人就更不用说了。我们应该建立一个公平公正的制度。在公平的制度下,人人都讲道理。 人人也都有机会讲道理。 一个公平的制度应该对所有人都是公平的。 公平和国籍无关,和种族无关,和社会地位无关……。 要建立这样的制度,唯一的办法是发动群众。譬如说,建立 ‘’开放式竞争型意识形态论坛“,在论坛上所有人都可以自由地各抒己见,发表你的观点和意见。这样才能解决问题。 当然发动群众参与讨论的目的是追求社会公平正义,不是为党分忧,更不是为了捍卫党的领导(如文化大革命)。 在建设公平社会这件事情上 ,除了依靠权威学者,也应该依靠 “朝阳群众”。权威学者为建立制度当然做了很大的贡献,这需要肯定。但是学者毕竟是少数,他们的知识面,阅历有局限,只有发动群众出谋献策才能把不公平的漏洞尽可能地堵死,把司法操作的空间尽可能地挤压. 譬如说,如果我们提出以下考题, 1) 你认为现在的司法制度有哪些不公平的地方?有哪些需要改革的地方? 2) 你认为有哪些漏洞和空间检察官和法官可以利用和操纵? 3) 你觉得怎样才能堵住这些司法漏洞? 4) 你认为怎样才能挤压权力操作空间? .(考题征集中)…….. 老百姓肯定会积极地回答这些问题(免费,不要钱)。而且他们出的主意也是最全面最靠谱的。著作等身的权威学者可能都考虑不了那么细致。更不用说有些学者本身就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,现在的漏洞和操纵空间就是他们设计的。甚至有极个别不良学者热衷于和权贵结合,根据权贵的需求设计更多的漏洞,更大的操纵空间…… 现在世界充满了动乱,俄乌战争,巴以战争,伊以战争,……。这些社会动荡和战争都源于政治制度的缺陷,源于不公正的司法制度,源于制度 漏洞太多,可操纵 空间太大,从而被权贵集团所利用。要想彻底解决这些问题,(包括经济制度,管理制度,司法制度,政治制度….), 就应该建立全局的意识形态论坛,让大家在论坛上充分地发表意见,充分地讲道理。只有通过深入广泛的交流讨论,才能设计出更加公平合理的社会制度。 当然,由于 制度设计 涉及利益分配,利益集团不可能轻易地同意建立全局的意识形态论坛。这需要很漫长的时间。 但尽快停止战争迫在眉睫。 …

讲道理的门槛 – 评川普诉讼案 Read More »